圓通快遞香港頻道 > 縱論

你讀的大學應該值多少錢? | 長城評論

來源: 長城網  王鐘的
2021-01-05 16:44:54
分享:

  長城網特約評論員 王鐘的

  歲末年初,多所大學公佈了2020年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各校畢業生的平均薪酬也隨之公佈。其中,有高校因為“畢業生平均年薪18萬元”備受矚目,而也有“雙一流大學”的畢業生平均月薪為6500元。

  一個大學畢業生經歷了“十年寒窗”苦讀,最終過上有品質的生活,不僅是他們背後千千萬萬個家庭的期許,也是高等教育培養人才的目標之一。這麼説,不是要把一切都與金錢畫等號,而是一個人的知識和學識,確實應當在就業市場上獲得合理的回報。高校在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中列入平均薪酬的統計,正是對社會關切的積極迴應。

數據圖來源:《西北農林科技大學2020屆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

  然而,當收入水平轉化為具體的數字,被用於量化的比較,難免會產生統計意義之外的後果。比如,不同高校畢業生的薪酬差異,被一些人簡單地等同於高校的實力;而一些高校亮眼的畢業生薪酬水平,則讓同樣畢業於這所高校的學生感到“被平均”——自己並沒有獲得數據顯示的收入;人們還可能發現,一些在畢業生薪酬排名上居於前列的高校,並不一定是社會認可度高、人才培養體系更健全的綜合性大學。

  其實,正如一些大學事後所解釋的,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的薪酬統計存在一定偏差。比如,往往是對收入滿意的畢業生願意在調查中填寫薪酬,而可能是部分對自己薪酬不滿意的畢業生並沒有填寫數據,這就造成了薪酬數據整體偏高。從科學統計的角度而言,這項針對畢業生薪酬的調查不是沒有水分,其參考價值也在有限範圍之內。

  當然,就算去掉統計中的偏差因素,人們可能還是會發現不同高校畢業生的收入水平差距很大。然而,眾所周知,影響收入水平的因素涉及到方方面面,畢業學校與收入水平只是一種很簡單的對應關係。

  比如,一線城市與二三線城市的收入水平不同,東部地區與中西部地區的收入水平不同。而且,收入水平與生活質量並不完全對應,就拿住房來説,單憑自己的收入,年薪30萬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買房依然遙不可期,而在三線城市工作幾年就能輕鬆攢下首付。一些中西部地區高校的畢業生收入水平較低,可能與他們的就業地區有關。毫不誇張地説,當年薪30萬的畢業生還在北上廣當“蟻族”的時候,年薪10萬的同齡人可能已在家鄉當起了房東。

  而且,即使在同一所高校內部,畢業生收入差距也是顯著的事實。比如,一所國內頂尖大學的計算機系素有“貴系”之稱,意思很直白,就是很多從該系畢業的學生可以輕鬆拿到高薪。前些年金融行業景氣時,一些學校的金融類專業也猶如“銜着金鑰匙”。相比之下,一些專業的畢業生很難在剛入行時就獲得高薪,在大城市當記者可能月薪也不過幾千元,到基層當公務員並沒有一些人想象的體制內光環。

  去年,湖南省高考文科排名第四的留守女孩鍾芳蓉因為選擇報考北大考古專業,在輿論場上引發了熱烈討論。後來,幾乎整個考古界的前輩都為這位女孩鼓勁和打氣,她的師兄師姐也表示從事考古事業在物質生活層面不必憂慮。但是,從事考古文博工作很難過上“大富大貴”的生活,也是客觀事實。在理想追求與物質生活之間,每個人都有心中預期的平衡點,鍾芳蓉的選擇,可能離理想更近,但並不意味着不食人間煙火,完全不考慮物質生活。

  其實,僅僅看一所高校畢業生的整體平均收入,哪怕統計再全面,其可參考性都很有限——北大清華畢業生的平均收入可能不如某些財經類院校畢業生的收入,但並不意味着後者對優秀學生的吸引力更強。如果分專業地公佈相關數據,其指導意義或許更大。一個專業的畢業生從事對口工作的比例有多大,在對口行業中處於怎麼樣的位置,才是相關專業教育水平和綜合實力的體現。

  對於那些實際收入低於平均收入統計的畢業生來説,也大可不必沮喪。一個人輝煌的時刻,往往不是剛畢業的第一年,只有在十年、二十年以後,才能展示自己的真實實力。在畢業時為追求一份眼前的高薪擠破頭皮,卻在工作幾年後大呼後悔,感慨不如同齡人一步一個腳印踏實努力的大有人在。

  大學的價值從來不是以掙多少錢來衡量的。如果僅僅量化比較畢業生收入就成了一種市儈。一所大學的畢業生,既有“歸來捐棟大樓”的商業鉅子,也有紮根基層為人民奉獻一輩子的“老黃牛”,這才是人才培養豐富度和多樣性的題中應有之義。

關鍵詞:大學,就業,薪酬責任編輯:裴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