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通快遞香港頻道 > 文娛看點

“閨蜜劇”大熱背後 是大城市打拼年輕人的精神寄託

來源: 中國青年報  
2021-01-12 14:09:21
分享:

  都市女性閨蜜劇大熱,某種程度上充分契合了當下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輕人的精神需求。

  最近有兩部雙女主的“閨蜜劇”熱播,《流金歲月》和《了不起的女孩》。國產都市劇,涉及閨蜜關係和感情不稀奇,但是完全聚焦於緊密的“1V1(一對一)”閨蜜關係的國產劇,盤一盤,數量竟也不多。

  以往國產劇裏,閨蜜擔當的作用多為陪襯、線索,彷彿友情就是二話不説替姐妹出錢出氣,或者圍着同一個男人團團轉掐個架再和好就夠了,能引發強烈共情的閨蜜戲甚少。

  《流金歲月》和《了不起的女孩》,偏偏都選擇了挑戰“1V1”閨蜜大戲,故事背景一致選在上海。美麗勇敢的女孩們各自橫衝直撞,彼此守望相助,一一擊敗生活設置的所有障礙。

  從受眾喜好層面來講,都市女性閨蜜劇大熱,某種程度上充分契合了當下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輕人精神需求——剛剛獨自在大城市展開未知的闖蕩之際,友情,往往是很多年輕人最重要的精神寄託,友情的助力加成意義甚至超過親情和愛情。

  《流金歲月》和《了不起的女孩》這兩部劇中,披荊斬棘搞事業,都是倆女主之間格外閃亮的敍事主線。

  在《了不起的女孩》裏,曾在中學時代交好又絕交的陸可和沈思怡,9年後意外重逢於《生活家》雜誌社,命運推着她們倆成為並肩戰鬥的同事。這一條共同致力於讓《生活家》成功轉型的坎坷之路,也是兩個姑娘解開心結、重拾舊日友情,以及重塑自我的過程。

  根據亦舒小説改編的《流金歲月》,則是在開頭就展示了蔣南孫和朱鎖鎖家庭出身的差異:一個在豪宅裏被當作公主養大,一個從小寄人籬下學會察言觀色着生存。她們步入社會後,所謂的原生家庭並沒影響各自追求事業的熱情,更沒減少朋友之間的信任和扶持。開疆闢土打拼事業的戲份,讓人看得極其過癮。一改原本國產劇中“出身陰影伴一生”的套路,年輕貌美的女孩,不用依賴家庭或男人,自己就能把事業搞得漂漂亮亮,這顯然是當下觀眾喜聞樂見的劇情。

  若説“聯手搞事業”為閨蜜劇奠定了獨立、陽光的基調,那麼如何詮釋閨蜜關係,則是保證這一類型劇得以“立住”的骨架。

  你明白一個都市獨立女性真正想追求的東西嗎?你瞭解交情甚篤、互相扶持的閨蜜間最真實的相處模式嗎?雙女主的閨蜜劇,考驗的是對女孩友情的精準認知和透視程度。

  比如《流金歲月》中,蔣南孫和朱鎖鎖的友誼,是讓人看着很舒服的,也是很痛快的。她們關係緊密,又給彼此留有空間,尊重對方每一步的選擇;又絕不精神“綁架”對方,兩個人一邊真誠凝視和抓住對方的需要,一邊在自己選定的人生軌跡上恣意馳騁。

  生活中,好閨蜜的關係有很多種。以前我曾很嚮往“世另我”的閨蜜關係,即“世界上另一個我”,希望最好兩個朋友能在靈魂上達到高度的一致和默契。隨着年紀增長,我發現能扛得住時間消磨和命運考驗的閨蜜關係,往往並不是因為我們倆“太像了”,而是靠着另一種不易察覺的內在動力——就算活在天差地別的人格和人生裏,因為珍惜,我們真心願意時時刻刻“接住”對方的所有情緒和情感。

  在《流金歲月》中,蔣南孫和朱鎖鎖為我們展開的就是兩種底色迥異的人生圖景。即使兩個人未必一直認同對方的選擇,但她們從不“打擾”對方此刻得到的快樂。可是如若對方遇到困境,那好朋友必定也會第一時間趕到,毫不猶疑地伸出援手。

  《了不起的女孩》亦是如此,整個故事就是從一段寫滿不理解、不接受的破碎友情開啓的,修復友情的過程免不了起起落落的悲歡重複。成長之後,慢慢知曉,能成全最好友情的不是非得兩人的“頻率相同”,而是願意一直注視和理解對方的“雙向奔赴”。

  高分意大利劇《我的天才女友》講的就是一對閨蜜的故事。她們倆之間既依賴又較勁兒,很是糾結。原小説中有這樣一段話:“她的生活中充滿了各種或好或壞的事情,驚心動魄的事情,和我經歷的一切相比,毫不遜色。時間只是毫無意義地過去,偶爾見見面很美好,只是為了聽一下另一個人的腦子裏瘋狂的聲音,還有這種聲音在對方腦子裏的迴響。”

  在匆匆碌碌的大都市謀生存,我們都離不開暖心又有力的友情。只是,真正動人的友情未必要苛求“世另我”。我和你很不一樣,但是你我都願意接納所有的不一樣,然後我們一起精神百倍地積極生活下去。(沈傑羣 )

關鍵詞:國產劇,精神寄託責任編輯:張曉鵬